-少林武术的历史演变

少林武术的历史演变

隋唐时期的少林武术

隋王朝建立后,文帝颇重佛教,开皇时特赐少林寺田地100顷,从此少林寺成为拥有大量田产的庄园,寺僧也成了庄园主。隋朝末年,天下大乱,战争频起,加上饥荒,少林寺这个拥有庞大田产的庄园,成为由饥民组成的农民起义军攻取的对象。当时,强大的农民军曾一度攻入少林寺,把少林寺烧得只剩一座孤塔。在少林寺遭到攻击的情况下,习武的僧人自然不会袖手旁观,于是开始组织武僧以拒之,后来发展到训练僧兵武装,最后才有了十三名武僧领导组织参与助秦王平定王世充的战争。

隋末唐初,原隋大将军王世充拥兵洛阳称帝,派其侄王仁则率重兵驻守轅州城(少林寺柏谷庄一带),并侵占了少林寺大量田地。少林寺僧善护、志操、惠旸、昙宗等十三僧因不满王仁则霸占其田地,于是率众一举生擒王仁则献之于唐军,为唐王朝平定王世充立下了赫赫战功。

战后,李世民对少林寺十三名武僧大加封赏,不仅使少林寺获得了很大的荣耀,同时也使少林武僧的武功名扬天下。正如明代傅梅诗云:“地从梁魏标灵异,僧自隋唐好武名。”武僧助唐受嘉奖的行动是对慈悲为怀的僧人以武来捍卫国家利益的充分肯定,这为寺僧习武之风的形成提供了有力的保障。同时,随着大乘禅法“禁人为恶”主张的盛行,又为寺僧习武提供了理论依据。

唐初少林寺僧虽以武显于世,但未形成少林武术体系,其原因是,此时少林寺僧所演习的武功仍属普通武术,没有形成特色的武术流派,但少林寺演武之风已非常兴盛。

李世民赐封少林寺后,寺院备受唐王朝的重视,高宗李治、武则天等多次巡幸少林。但从初唐到盛唐,由于社会比较稳定,加之少林寺为佛门之地,所以这期间,有关少林寺的史册未见记载寺僧习武情况。然而,少林寺僧的习武从未中断,仍在继续。“安史之乱”后,随着藩镇割据的形成及战端多起,少林寺僧习武活动又见于史册。

宋元时期的少林武术

宋初以后,随着少林寺禅宗祖庭地位的确立,少林寺成为禅学重镇,故此后到宋末,有关史志很少记述寺僧习武的情况。直到宋末,寺僧习武活动又见于史册。据《宋史·范致虚传》载,徽宗时,河南尹范致虚以僧赵宗印充任宣抚司参议官,并节度军马,宗印把武僧组成一支军队去抗击金兵,僧兵名“尊胜队”。而范致虚在徽宗时任河南尹,少林寺就在范的领地之内。范素与少林寺关系密切,曾立《面壁之塔》碑于少林寺,故范所组织的僧兵队伍当是以少林武僧为骨干。实际上,宗印统领的僧兵乃是唐代少林僧兵的延续。此外,现今流传的清末时抄本《少林拳法》称,北宋初年少林寺僧福居曾邀请民间武术家到少林寺交流武艺。清《拳经·拳法备要》云,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亦精于少林拳法,后世还传有少林太祖长拳。此说虽不能以有力的史实予以佐证,但作为人们长期流传的一种说法,应当与少林武术有一定的渊源关系。

元朝建立后,少林寺得到了元廷的大力推崇,使之成为拥有至高无上地位的佛教寺院,少林寺由此也极力维护元朝的统治,并成为其忠实的卫士。在反元斗争充斥的时代,少林寺不断受到威胁。据《宣授少林寺提举藏云大师山公庵主塔铭》载,至元三十一年(1294年)和至大元年(1308年)藏云两次奏请皇帝、皇储、诸王、帝师及都僧省发圣旨、令旨等保护少林寺。元朝曾下令民间禁止铸造兵器,不准民间习武。但少林寺作为元朝统治者的忠实卫士,并未禁止少林寺习武用以自卫。这从元延祐五年(1318年)《庆公碑》所载可证:“乙丑,嵩少有御寇之扰,雪庭以师(慧庆)供副寺,壬申寻升提点。”让慧庆充任副寺、提点来“御寇”,当是以武力来御敌。此足以证明元代少林寺僧以习武自卫。此外,元朝只有官府中才有的名称,在少林寺出现许多,比如“提点”、“都提举”等。这从明朝武僧周参、广顺、玄机曾任过此职看,这几个职务极可能与武僧的头衔有关。

元朝末年,天下大乱,元朝护卫者少林寺与反元者的冲突已不可避免。在少林寺与农民起义军的对抗中,少林寺曾组织僧兵反击红巾军,但最终还是被强大的农民军打败,少林寺也被攻陷。此事记载于明洪武六年(1373年)《嵩岩俊公和尚塔铭》中:“至正之末,天下大乱,兹寺失守。”关于元末少林武僧与农民军进行的战争,后来演化成了“紧那罗王御红巾”的神话。传说,红巾军进攻少林寺时,烧火僧紧那罗王手持烧火棍,站于太室、少室两山之间,吓退了红巾军。后来少林寺僧把紧那罗王奉为棍术大师,把唐代的大将军僧昙宗称为头辈爷,把紧那罗王称为二辈爷。

纵观北魏到元代少林寺僧习武情况,史志没有专门记述,其习武活动只散见于史册、碑刻字里行间。

僧稠习武、十三武僧助唐、圆净反唐、宋代僧兵、元代御红巾等,无可置疑地证明少林寺僧在这期间习武从未间断。但从这一时期少林寺僧习武的内容上看,仍是民间武术,并未形成完整的少林武术体系,也就是说未形成具有鲜明特点的武术流派。由此,这一阶段是少林武术的初创时期或奠基时期。

少林寺僧在经历了北魏至元代长期的习武之后,到了明代,经过武僧不断演练、整合、传承、提高,形成了完整的少林武术体系。从武术门派角度来说,明代是少林武术流派的形成时期,也是少林武术的定名之时,即明代少林武僧所演练的武功才被正式定为“少林”之名。

明朝时期的少林武术

明朝建立后,寺僧习武活动开始向纵深发展。在元末遭重创的武僧习武活动,到明代中期的成化至弘治时,已形成大规模、有规律的演武活动。明正德八年(1513年)都穆《游嵩山记》:“少林僧至今以武勇闻,则其所从来远矣。”明成化时入寺为僧的周友(三奇)和尚,武功高超,他在正德时(1506—1521年)就曾统领少林僧兵南征北战,其弟子遍天下。这两个记载可以证实从明初开始复兴的演武活动,到明中叶已达到相当高的程度。

明代少林武术最先成名的是棍法。明万历时程宗猷所著的《少林棍法阐宗》载,元末紧那罗王的后嗣哈嘛师,以拳棍授以匾囤和尚。明嘉靖时抗倭明将俞大猷在《新建十方禅院碑》中记载:“予昔闻河南少林寺,有神传长剑技。”长剑即棍,神即元末紧那罗王。当然,紧那罗王持棍御红巾之神话不足信。但从二者的记载看,元末明初少林寺僧已开始演练棍法当是史实,只不过是以神话与史实相杂的方式出现。由此证明少林棍法,创始于元末明初。到了明代中后期,少林棍法已发展到了相当成熟的阶段。嘉靖至万历时的少林武僧洪转,为一代著名棍术大师,“棍法神异,寺众推尊。”洪转还著有棍、枪相融的《梦绿堂枪法》一卷传世。嘉靖、万历时期的少林武僧洪纪、宗想、宗岱、广按、普从、宗擎等,皆是精通少林棍法的大师。明代少林棍法不仅习之者众多,而且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万历年间,民间武术家程宗猷(字冲斗),曾先后到少林寺从洪转、宗想、宗岱等习棍术达10余年之久。后来,程宗猷于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写了著名的《少林棍法阐宗》一书。该书对少林棍术的起源、内容及理论都作了比较详尽的记述,是人们研究少林棍法珍贵的史料。

继棍术之后,少林拳法体系也走向成熟并风行海内。明万历九年(1581年),王士性《嵩游记》载:“山下再宿,武僧又各来以技献,拳棍搏击如飞,他教师所束手视,中有为猴击者,盘旋踔跃,宛然一猴也。”从“拳棍搏击如飞”看,当时少林寺不仅棍术名扬四方,拳术也达到了相当高的境界。再从“盘旋踔跃”者所练的猴拳看,当时少林拳的种类是相当广泛的,已产生了猴拳。明代的少林拳主要是格斗搏击的实战技法。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金忠士在其所写的《游嵩山少林寺记》中载:“午刻,少参君招饮溪南方丈中,观群僧角艺。”万历三十九年(1611年),袁宏道在其《嵩游记》中载:“晓起出门,童白分棚立,乞观手搏,主者曰:‘山中故事也。’试之多绝技。”此可证,明代以搏击为主的拳法、技艺相当高超。明代拳法与棍法体系的形成时间相差不远,但拳术没有棍术闻名天下早。这从程宗猷《少林棍法阐宗》问答篇中可知:“棍尚少林,今寺僧多攻拳而不攻棍者何也?余曰:少林棍名夜叉,乃紧那罗王之圣传,至今称为无上菩提矣。而拳犹未盛行海内,今传攻于拳者,欲使与棍同登彼岸。”宗猷所言非常明确,其棍乃是“圣人”紧那罗王所传,名扬四方;而拳则不是,故不能与棍“同登彼岸”。这里要说明的是,现在许多人据此认为少林拳法是继棍法之后而形成的。事实上,程宗猷所说的并不是棍术比拳术产生早,而是说少林棍术比拳术名扬天下早。

明代少林拳法的成熟还有许多例证。嘉靖时著名将领唐顺之的《峨嵋道人拳歌》云:“浮屠善幻多技能,少林拳法世稀有。”清初黄宗羲《王征南墓志铭》:“少林拳勇名天下。”从唐顺之、黄宗羲的话看,虽然有些夸张,但决非戏言。这些赞美诗句的出现,说明嘉靖至明末时少林拳法已相当成熟,并且已具有相当的影响力。明代的少林寺拳法和棍术一样都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明末少林寺著名拳法大师玄机和尚,将拳法传于陈松泉,陈又传于张鸣鹗。清初张孔昭据张鸣鹗所传玄机遗法写成了《拳经》一书。该书不仅有少林拳的练法,而且有理论,是少林拳法的经典。

明代的少林武术,不仅仅包括棍法和拳法,而是一个内容相当广泛的武术体系。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年)文翔凤在其《嵩游记》中写道:“归观六十僧,以掌搏者、剑者、鞭者、戟者……”从此记述看,明代少林武术不仅有拳有棍,而且有剑、鞭、戟,等等。清洪亮吉《登封县志》载明末郜如城语:“习拳棒于少林寺僧,尤娴大刀。”可见大刀在明代已被列入少林重要兵器。明天启五年(1625年),河南巡抚程绍在少林寺观武僧演武后写的《少林观武诗》云:“暂憩招提试武僧,金戈铁棒技层层。”明万历时的礼部侍郎公鼎《少林观僧比武歌》:“复有戈剑光陆离,挥霍撞击纷飙驰。”以上这些,足可证实明代少林武术的拳术、器械种类相当繁多。

明代少林武术的发展和技法的提高,尤其是棍术的提高,与武僧参战和相互交流关系密切。正德时,少林武僧周友曾率僧兵镇守山陕边关并征讨云南。嘉靖时,少林武僧也曾大规模参与抗倭战争和镇压农民起义战争。由于战争的洗礼,使少林武术得到了长足发展。明嘉靖时,抗倭明将俞大猷自云中(山西大同)归沿海抗倭前线,路经少林寺,临走时将少林武僧普从、宗擎带到军中,习练实战少林棍法达三年之久。后二人回到少林寺,将实战棍法广传于寺内武僧。明代少林寺的演武活动非常盛行,这也是少林武术技法提高的一个重要途径。当时凡是有地位的名人到少林寺,寺僧皆以演武形式展示少林武术。公鼎、程绍、王士性、金忠士、袁宏道、文翔凤等到少林,都观看了武僧大型的习武场面。武僧的演武促使其必须有一个良好的技艺,才能展示少林武功的高超。

少林武术自明代扬名之后,即开始在国内广泛传播。明正德时镇守边关、征讨云南的著名武僧周友的武术弟子遍及河南、山东、直隶等四省的几十个州县。明嘉靖时参加抗倭的众多手持棍棒的少林派武僧,遍及东南沿海,使少林武术根植我国东南诸省。明代也有许多俗家弟子,如程君信、程涵初、程宗猷等,都曾到少林寺习武。程宗猷求学于少林寺10余年后写的《少林棍法阐宗》一书,使少林棍法广传四方。明代玄机传拳法于俗家弟子,使少林拳法广传于世。明末,明王朝将领还多次聘少林武僧为之训练军队,传授少林武功。明朝少林僧兵在东南沿海的参战,使少林武术开始在南方流传。

明代是少林武术发展史上的一个辉煌时期。这期间不仅少林寺繁荣,寺僧练武、演武、传武也很兴盛,甚至僧兵的参战也多受朝廷的调遣。清朝,少林武术的发展经历了曲折的道路。清初之后武僧练武由公开变为隐蔽,演武活动销声匿迹,直到清末。但在社会上,少林武术声誉更加卓著,流传更加广泛。

古代武术在各个时期发展的主要特点

武术萌芽于原始社会时期。氏族公社时代,经常发生部落战争,因此在战场上搏斗的经验也不断得到总结,比较成功的一击、一刺、一拳、一腿,被模仿、传授、习练着,促进了武术的萌芽。武术成形于奴隶社会时期。夏朝建立,经过连绵不断的战火,武术为了适应实战需要进一步向实用化、规范化发展,夏朝时期的武术活动主要在以下两个方面发展:一、军队的武术活动,二、以武术为主的学校教育。
商周时期,商代出现了武术训练的重要手段—田猎,商周利用“武舞”来训练士兵,鼓舞士气,周代设的“序”,“序”等学校中也把射卸,习舞干列为教育内容之一。相传在周时期出现了一部中国武术史上重要的著作《周易》,亦称《易经》,“一阴一阳为之道”这本书有涵很丰富的哲学思想,对我国养生学的发展影响极为深远,其“易有太级,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产生了太级学说,从此奠基中国武术体系,进入春秋战国以后,诸候争霸,都很重视技术在战场中的运用。齐恒公举行春秋两季的“角试”来选拔天下英雄。在这时期,剑的制造及剑道都得到了空前的发展。
武术发展于封建社会时期。秦汉以来,盛行角力、击剑。随着“宴乐兴舞”的习俗,手持器械的舞练时常在乐饮酒酣时出现,如《史记·项羽事纪》记载的“鸿门宴”中“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便是这一形式的反映。此外,还有“刀舞”,“力舞”等,虽具娱乐性,但从技术上更近于今天套路形式的运动。
唐朝以来开始实行武举制,对武术的发展起了促进作用,如对有一技之长的士兵授予荣誉称号。裴民将军的剑术独冠一时,裴民的剑术、李白诗歌、张旭草书并称唐代三绝的美誉,可见武术作为一种文代形式已相当具有影响。
宋元时期,以民间结社的武艺组织为主体的民间练武活动蓬勃兴起,有习枪弄棒的“英略社”,习射练习的“弓箭社”等。由于商业经济活跃,出现了浪迹江湖,习武买艺为生的“路歧人”。不仅有单练、而且有对练。
明清时期是武术大发展时期,流派林立,拳种纷显。拳术有长拳、猴拳、少林拳、内家拳等几十家之多;同时形成了太极拳,形意拳,八卦拳等主要的拳种体系。
到了近代,武术适应时代的变化,逐步成为中国近代体育的有机组成部分。民国时期,民间出现了许多拳社、武士会等武术组织。1927年,在南京成立了中央国术馆。1936年中国武术队赴柏林奥运会参加表演。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武术得到了蓬勃发展。1956年中国武术协会建立了武术协会、武术队等,形成了空前广泛的群众性武术活动网,为武术的发展开拓了广阔的道路。1985年,在西安举行了首届国际武术邀请赛,并成立了国际武术联合会筹委会,这是武术发展中历史性的突破。1987年在横滨举行了第一届亚洲武术锦标赛,标志武术走进亚运会。1990年武术首次被列入第十一届“亚运会”竞赛项目。1999年,国际武联被吸收为国际奥委会的正式国际体育单项联合成员,这是武术发展中的又一历史性突破,意味着在不久的将来,武术即将成为奥运项目,意味着“把武术推向世界”的雄伟目标的进一步实现!
武术特点:寓技击于体育之中:武术最初作为军事训练手段,与古代军事斗争紧密相连,其技
击的特性是显而易见的。在实用中,其目的在于杀伤、制服对方,它常常以最有效的技击方法,迫
使对方失去反抗能力。这些技击术至今仍在军队、公安中被采用。武术作为体育运动,技术上仍不
失攻防技击的特性、而是将技击寓于搏斗运动与套路运动之中。搏斗运动集中体现了武术攻防格斗
的特点,在技术上与实用技击基本上是一致的,但是从体育的观念出发,它受到竞赛规则的制约,
以不伤害对方为原则。如在散手中对武术中有些传统的实用技

武术的发展过程?

武术的起源可追溯到古代人类的生产劳动。在原始社会生产力极为低下的情况下,人类社会主要以狩猎等原始的生产活动为生,并从中学会了徒手或使用木棒、石头等器具击打野兽的方法。这些击打的方法多是基于本能的、自发的、随意的身体动作,人们还不可能有意识地把搏杀技能作为一种专门练习,但这些击打技能却为武术的形成准备了一定的先决条件。在原始人类的生存竞争中,为争夺食物、领地、或为争夺首领的地位,以及男女之间的性选择中经常发生人与人争斗的现象,这些人与人的争斗,有力地促进了原始武术的形成。到了原始社会末期,氏族部落之间有组织的战斗,更加速了原始武术的形成。人与人的战斗,使得大量生产工具逐渐演变为互相残杀的武器,使用兵器的技艺及战争所需的格斗技术也逐步从生产技术中分离出来,并沿着自身的规律向武术方向发展。
  原始武术的发端,与原始宗教、教育、娱乐等活动也密不可分。在人类原始文化形态中,这些活动常常紧密地交织在一起,形成了原始社会多位一体的文化。在这些文化活动中,生产经验、战斗技术的传授与练习是最重要的内容。其中的战斗技术,常常以原始武舞的方式来体现,它融知识、技能、身体训练和习惯的培养等为一体。原始武术在原始社会多位一体文化的混沌母体中萌发生长。 
  (二)历代武术发展概况
  从原始的生产、生存活动中,逐步形成徒手或持械的格斗技术,从而演变成近代的体育运动,在世界各个地域的人类活动中都曾出现,如击剑、泰国拳等。但从原始格斗术发展成击舞一体,内外兼修的武术形式,则是由中华民族特有的文化土壤孕育而成的。
  商周时期
  商周时期(公元前17世纪初-公元前256年),车战是战争的主要形式,车战所需的射御技术和使用矛、戈、戟等长兵的技艺就成为军事训练的主要内容。同时,拳搏与角力也是军事训练与选拔武士的重要内容,并形成了一定的竞赛制度。当时,舞、武不分,合而为一,称为“武舞”。它是将用于实战格杀的经验按一定程式来演练,是古代武术由感性认识向理性认识的升华,由支离破碎向系统化演进的象征,也是武术套路的雏形。 
  春秋战国时期
  春秋战国时期(公元前770年-公元前221年),军事战争逐步由车战为主变为步骑为主,使得兵器和武艺都有了较大程度的变化。这对士卒的选择与训练更加严格,促进了军事武艺的发展。同时,具有表演性、竞赛性与娱乐性的竞技较为盛行,以击剑为最,武术的功能向多样化发展。随着奴隶制的崩溃,军事武艺逐步流入民间,其技击技巧以个体性为基础,在个体性前提下武术技艺向多样化发展。随着武术的多功能发展及技术日趋完善,从实践中来的武术理论开始形成。如《吴越春秋》记载的越女论剑,理法深奥、论述精辟至今未失光彩。武术功能、技艺的多样化,以及武术理论的出现标志着武术体系在这一时期逐步形成。
 
  秦、汉、三国时期
  秦、汉、三国时期(公元前221年-公元280年)处于中国封建社会的上升时期,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为武术的多样化发展创造了条件。这一时期,有较多武术著作问世,如班固的《汉书·艺文志》兵技巧十三家中,收入了《手搏》六篇、《剑道》三十八篇;武术流派雏形开始出现,如曹丕在《典论·自序》中谈到剑术已有“法”,而且各异,便证实了流派的形成;刀已基本取代了剑在军事上的地位,而剑却在非军事用途上得到了更大的发展;汉代刀剑之术以及相扑、角抵在这一时期也开始东传日本。
 
  两晋南北朝时期
  两晋南北朝时期(公元265年-公元589年),武术在与文化的交融中逐渐与养生相结合。然而由于玄学盛行,追求炼丹与长生不老,其消极影响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武术的发展。 
  隋唐时期
  隋唐时期唐代长安二年(公元702年)开始实行武举制,用考试的办法选拔武勇人才,对武术的发展起了极大的促进作用。武举制的创立无疑激发了更多人的习武热情,在一定程度上对唐代尚武任侠之风的盛行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大大推进了武术的繁荣发展。
 
  宋元时期
  宋元时期(960年-1368年),以民间结社组织为主体的民间练武活动蓬勃兴起,如“英略社”、“弓箭社”、“相扑社”等。“社”的形成,为民间武术传授、交流、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宋代城市发达,在一些娱乐性的群众游艺场所如“瓦舍”、“勾栏”中出现了大量以武卖艺为职业的民间艺人。他们的表演不仅有单练还有对练,极大地促进了套子武艺向表演化方向的发展。 
  明清时期
  明清时期(1368年~1911年)是武术大发展时期,其繁荣的一个重要标志是流派林立,不同风格的拳种和器械得到了大发展,武术作为军事技术、健身手段及表演技艺的多种价值为人们所认识和利用。自明代以来,以戚继光、程宗猷、茅元仪为代表,对宋以来的武艺在技法、战术和教学训练方面总结出较为系统的基本理论,如戚继光的《纪效新书》、何良臣的《阵记》都总结出拳术是学习器械的基础等循序渐进的教学训练法则,并且明确提出了武术的健身强身功效。在清代,武术与道教养生、内丹术和导引术进一步结合,并逐步形成为武术内功。在此基础上,太极拳、形意拳、八卦掌等一批注重内练的新拳种出现并迅速发展。此后,冷兵器在军事上的地位明显消退,由于武术具有健身、防身、自卫的功效,所以能适应时代的变化,逐步成为中国近代体育的有机组成部分。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吸收传统文化的养料,丰富锻炼形式,升华技法理论,在不失攻防内涵的前提下,沿着体育方向不断发展。 
  民国时期
  民国时期(1912年~1949年),中华民族积弱积贫,社会各界提倡国粹体育的呼声高涨,中国传统的武术为国人重新认识,一些以研究武术和开展武术活动为主旨的新兴社团纷纷建立。1910年,在上海成立的“精武体育会”就是维持时间最长,影响最大的民间武术团体。1927年,国民党政府在南京成立了中央国术馆,并于1928年和1933年在南京举办了两次国术国考,进行了拳术、长兵、短兵、散手和摔跤等比赛;此外,还组织过一些规模较大的武术表演活动,如1929年的杭州国术游艺大会及1936年的中国武术队赴柏林奥运会参加表演等。与此同时,受西方先进体育教育经验的影响,武术进入了各级各类学校的体育课堂;武术的研究也逐步开展,一些武术论著先后出现,如武术史学家唐豪的《少林武当考》、《内家拳研究》、徐致一的《太极拳浅说》等,都开始用现代科学的观点来认识、研究武术。武术在民国时期有了极大的演变与发展。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