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乒史上的一次大溃败89年世乒赛男队全军覆没总教练下课

国乒史上的一次大溃败89年世乒赛男队全军覆没总教练下课

如果要评选国乒史上最惨的败绩,那么1989年第四十届世乒赛无疑是最有力的竞争者。

那一年,中国乒乓球男队被称为“输得一条裤子都不剩”,所有项目全军覆没,其中男团决赛被瑞典人5-0剃光头,一盘没赢;男单、男双甚至没进决赛,只拿到铜牌;而即便是与女队合作的混双项目,也仅获得季军。

这可能是所有国球迷们最不愿提及的一届世乒赛——曾经的乒乓帝国倒塌了大半边江山,时任总教练许绍发不久后便宣布下课,带着遗憾结束了自己的主帅生涯。

确实输得太惨了啊!

不过凡事都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的,国乒男队的衰败对我们来说是不幸,但对其他一些运动员而言却是大幸。

旧王朝的衰退促进了新霸主的诞生,尤其是那位纠缠了我们数十年的超强对手更是如鱼得水,在当年一举拿下了2枚金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地表最强”乒乓球选手。

谁?

瓦尔德内尔是也!

当年的那次大溃败,你了解吗?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从头回顾一下吧!

国乒的衰败其实自1988年汉城奥运会就开始了,那一次,我们在男单、女双赛场上遭遇了欧洲和韩国运动员暴击,无缘最后的金牌。

尤其是男单方面,江嘉良、陈龙灿、许增才3大猛将上阵,结果连半决赛都没打进;不过瑞典人的表现也不是很理想,仅林德击败江嘉良等人获得1枚铜牌,瓦尔德内尔、佩尔森都输给了韩国运动员金琦泽、刘南奎,最后大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两人包揽最后的冠亚军。

不过韩国队虽然勇猛,但那一年奥运会毕竟是在汉城,所以多少有主场光环优势。到1989年德国多特蒙德世乒赛开打的时候,韩国队又掀不起波澜了,男乒的焦点之战仍然在中国和瑞典之间展开,两队也如大家所预料的那样、连续第4次会师团体决赛。

1983年世乒赛,国乒男队5-1击败瑞典夺冠;1985年世乒赛,国乒男队5-0横扫瑞典人;1987年世乒赛,国乒男队又5-0吊打瑞典。

到1989年的时候,瑞典队虽然已今非昔比,但看起来似乎也只有瓦尔德内尔能对我们构成威胁,所以不少球迷认为:男团决赛应该至少是七三开、依旧是我们占优吧?

结果别说什么七三了,直接就是零五开、吃鸭蛋!

第一盘单打,江嘉良出场迎战老对手阿佩依伦。

在此之前,阿佩依伦在1987年世乒赛团体没出场、1988年奥运会单打也没参加,其实已经跌出了瑞典队前三主力的行列,但却在1989年出人意料地再次成为了决赛上阵的运动员,反而是奥运会战胜江嘉良的林德没有出场,这也让人感到比较意外。

然而比赛一开始,江嘉良就处处被动,先是10-21输掉首局,紧接着21-18险胜第二局,但决胜局仍然是15-21崩盘——在之前多次战胜过阿佩依伦的情况下,江嘉良这次没能守住国乒的防线,可以说是爆冷丢掉了第1分。

第二盘单打,瓦尔德内尔出场、与“怪拍手”滕义展开对决。

滕义是国乒培养的一位奇兵,他使用乒坛罕见的横拍正手正胶、反手反胶配置,常能出人意料赢球,但稳定性有所不足,1988年汉城奥运会前就因为选拔赛不过关而没能参加,但1989年的时候仍然是主力选手,地位在许增才之上。

这次与瓦尔德内尔之战,滕义24-22血拼下了首局,但随后就19-21惜败第二局。决胜局之战,瓦尔德内尔仍然技高一筹,最终以2-1的总比分胜出,为瑞典队拿下了宝贵的第2分。

第三盘单打,陈龙灿出场与佩尔森对决。这场球几乎成为了上一场的翻版:陈龙灿先是24-22拿下首局,紧接着也是19-21输掉第二局,最后决胜局13-21崩盘,国乒丢掉第3分,情况已非常不妙!

第四盘单打,双方王牌进行对决——江嘉良大战瓦尔德内尔。

在此之前,江嘉良也对老瓦胜多负少,然而好汉难提当年勇,此战他不但最终1-2落败(16-21、21-17、16-21),而且还因为一个争议球而大闹现场、强烈要求换裁判,一度中断了比赛进程,这也给球迷朋友们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怎么说呢,有争议确实是要指出来,江嘉良是在行使自己的权利,这并没有什么错,但逼急到那个份上的情况确实罕见,后来也引发了一些球迷的猜测:这件事,是否没有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多年后,江嘉良本人留下了这样一段话:

“换裁判不是我的决定,不是我的愿望,但是在那个时候,真的我觉得很无奈,因为我必须那样去做,打球又打成那样……我没法形容当时的那种心情。”

第五盘单打,再次出场的陈龙灿已彻底无力回天,0-2就输给了阿佩依伦(17-21、16-21)——就这样,在连续两次5-0横扫瑞典队后,中国队也被对方5-0完美复仇:一盘都没有拿下!

然而这只是大溃败的开始而已。

男单赛场,国乒依旧是全线崩盘,而瑞典队则是捷报连连,其中佩尔森一人就“歼灭”了1/3个中国男队,淘汰了陈志斌、谢超杰、许增才、于沈潼4人;瓦尔德内尔反而是一个国乒对手都没碰到,因为他们全部都输给了其他协会的运动员。

尤其是我们的2大核心主力,曾经的世乒赛单打冠、亚军得主——江嘉良、陈龙灿,输得相当之窝囊:

江嘉良在内战中不敌于沈潼,倒在进入半决赛的最后一关,只不过这场球存在一定的争议,据说结果受到了特殊原因的影响;而陈龙灿更惨,在32强赛就0-3惨败,被一位当时还没满19岁的年轻小将给横扫。

男单半决赛,孤身杀入四强的于沈瞳1-3不敌佩尔森、止步铜牌;已故的波兰名将格鲁巴则在另一个半区被瓦尔德内尔暴击,同样是1-3败北,最终瑞典人成功包揽了冠亚军!

随后就是惊心动魄的决赛大战了。

从实力上看,瓦尔德内尔应该是强于佩尔森的,但此时的佩尔森却已经捷足先登、拿到了欧锦赛的单打冠军,底气并不输师兄,所以此战还是有点悬念。

决赛开打后,瓦尔德内尔气势如虹,以21-17、21-18连下两城,眼看着就要横扫结束战斗了,结果佩尔森开始发威,第三局22-20险胜、第四局又21-18拿下,比赛由此而被拖入了决胜局!

不过第五局大战,瓦尔德内尔到底还是要强一些,很快便取得了非常大的比分优势,最终以21-10轻松拿下,正式从欧锦赛、世界杯、世乒赛单打亚军升级成为了单打世界冠军选手,同时也开启了乒乓球历史上的第一次冲击“大满贯”头衔的征程!

输球过后,佩尔森伤心地落下了眼泪。和上届比赛屈居亚军的瓦尔德内尔一样,他也觉得能打进一次世乒赛单打决赛已非常难得,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事实证明,他也想多了——此是后话,我们暂且按下不表。

如前所说,国乒在1989年的输球可远不止团体、单打两项:

男双方面,奥运冠军组合陈龙灿/韦晴光半决赛折戟沉沙,滕义/惠钧也未能幸免,最终德国组合罗斯科夫/费茨纳尔在决赛2-1击败跨国组合卡利尼茨(前南斯拉夫)/库哈斯基(波兰)夺冠。

混双方面,陈龙灿/陈静、陈志斌/高军也倒在了半决赛,奥运男单冠军刘南奎再次发威、与奥运女双冠军玄静和一起2-0横扫前南斯拉夫组合卡利尼茨/佩尔库辛夺冠,平均每局只让对手拿了10分:不得不说,刘南奎的大赛发挥确实让人刮目相看!

国乒最后的颜面还是交给了女队选手,除了和男队合作的混双项目外,我们在1989年世乒赛拿下了女团、女单、女双3项金牌。但不久后,女队也将尝到失败的苦果,其中一些甚至还是我们自己人亲手种下的,不过这些与连载关系不大,以后有机会再另外撰文回顾。

至于男队的噩梦将在何时结束?瑞典队与瓦尔德内尔的辉煌又将延续多久?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接下来仍然要讲一些题外话:

1989年世乒赛上战胜陈龙灿的那位小伙子,确实不一般:当时他才18岁,就已经能3-0横扫中国队的核心主力,不久后果然成为了中国队的劲敌,多次在奥运会、世乒赛、世界杯等大赛中打败我们的核心主力,然而却怎么也拿不到单打世界冠军,人称“无冕之王”。

然而他退役后却又再次爆发,指导弟子在奥运会上打垮国乒与瓦尔德内尔,最后夺得分量最重的男子单打金牌!

此人是谁,你猜到了吗?欢迎大家留言写出答案!

原标题:《大满贯瓦尔德内尔(9):国乒男队噩梦到来!老瓦世乒赛登顶为王》——连载未完待续,欢迎继续关注!

帝国的绝凶虎和帝国的破坏龙是什么梗 中国乒乓球队员外号大全

你只要看到描述乒乓球时出现了“帝国”这个词,起源肯定在日本。日本在乒乓球项目上把中国叫“帝国”,而且日本电视台的风格你可以参考他们的动漫作品,喜欢起“代号”,估计是受到了奥特曼系列作品的影响吧。
绝凶虎是张继科,破坏龙就是马龙。马龙在日本还有其他代号,比如“地表最强龙”“帝国最强男”。
但在日本评价最高的中国男乒选手还不是这两位,而是前国手王励勤。日本选手说,张选手、柳选手(韩国柳承敏)……还说了几个球员,说他们的球很快很有力量,但是只要球拍接到了球,还是有希望可以回过去的。但王励勤选手的球,就算你用球拍接到了,也回不过去。

在中国哪些球类的运动更受欢迎一些?

在我们国家乒乓球,羽毛球是非常受欢迎的,而且还有排球也是特别的欢迎,因为这些球类运动,我们在国际赛事上都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所以有很多的人特别喜欢玩这样的运动了。

发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