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沟武校为什么这么出名「塔沟武校为什么能成功答案写在22年前」

塔沟武校为什么这么出名「塔沟武校为什么能成功答案写在22年前」

嵩山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以“天下第一馆”著称,这不仅由于他们的学员人数领全国武馆之首,而且数年征战业绩亦冠盖同道。然而,树大招风,慕名而来的许多学员都经历过或大或小的劫难,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塔沟武校的不同凡响。

电影《少林寺》火了,登封也扬名

十一年前,一部《少林寺》曾风靡全国,登封也因此而扬名。

这里的武馆星罗棋布,占尽了天时地利。对少林寺心向往之的少男少女们为了学得李连杰的功夫,有的向家长要足了盘缠,有的干脆先斩后奏、离家出走。他们以为少林寺的山门为他们大开着,方丈住持会满心欢喜地收留他们,哪知想象不能代替现实,这里的武馆便成为他们实现光荣与梦想的落点。

好在此处武馆名前俱都冠有如雷灌耳的“少林寺”三字,使他们多少得到一点安慰。

正当这里的武校愈来愈呈泛滥之势时,《中国青年报》的几位年轻记者遍访登封,将各个武馆的弊面尽情披露于报端,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河南省体委、省公安厅联合县体委、县公安局对登封的武馆进行了一场疾风暴雨式的清查。结果,五十余家武馆只保留了四家。其中便有如今名称“天下第一馆”的“嵩山少林寺塔沟武术学校”。

那时的塔沟武校规模还很小,只有二三百人,靠着管理有方保留了下来。如今(1997年),登封的武馆又猛增至五十余所,塔沟武校亦是今非昔比:1988年他们第一次参加省级武术比赛,一举夺得7个项目中的5枚金牌,至此一发而不可收,接连杀出众多咤叱武坛的风云人物,徐元宗、胡治政、柯昌德等等,使其校名声大噪。各地慕名而来的学员使学校不得不一再扩建校舍。

一赶上招生,学校人手总嫌不足,报名人数最多一天达五百余人。

树大招风闹“李鬼”

“树大招风”,塔沟的名气吸引了全国各地的武迷们,也招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这里的学员大多是慕名而来,然而他们最终能在这里落脚却多有一段曲折的经历:

来自福建的三个学员气愤地诉说:“我们听一个老乡说过塔沟武校很好,就结伴到了郑州,一到火车站就被几个小伙子围住了。他们听说我们要去塔沟武校,便自称他们就是塔沟的,让我们上车。我们在家时听说塔沟不接站,不肯上车,他们强行把我们拉到一所武校,逼我们交上3600元钱。我们怕挨打,只得说是逃跑出来的,钱没带够,交了1800元。这所武校一共30多人,大部分都是被骗的。武校看管很严,晚上睡觉时门都反锁着。后来我们骗取了校长的信任,他们放松了看管,我们就趁替校长送东西的机会逃出来了。”

来自湖北的一个学员:“我和父亲到了郑州火车站,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拦住我们,问我们去哪儿,我们说去塔沟,他说塔沟武校有专车,专接学生。我和父亲没上,找公共汽车时,又走出两三个年轻人,强行搜我们身上,搜出七八十元钱都拿走了。其它的钱我妈妈给我藏得很好,没被搜走。”

塔沟演武场

来自浙江的一学员:“我从小喜欢学武,在老家听说塔沟武校不错,就和父亲奔河南来了。刚出郑州火车站,碰上一伙人,其中一个拿出教练证,说他们就是塔沟的,请我们上车。父亲见是黄色的出租车,起了疑心,不肯上车。他们又逼着我们拿200元钱,这时,我们见路边有一警察,就向他求助。谁知这警察说他只管公路,不管别的。后来我们只得给了100元钱,又坐了一辆少林寺一日游到了塔沟。”

来自湖南的一名学员:“我喜欢武打片,想去少林寺学功夫,听说塔沟武校不错,便和表姐一同来了。我们在郑州火车站碰上几个流里流气的人,硬要500元钱,还对我表姐动手动脚。”这位十七岁的少年说到这里气得直骂娘。

来自湖北的一名学员:“我也是慕名来塔沟的,出了郑州火车站,看到一个地方挂着‘嵩山少林寺塔沟武校第一接待室’的牌子,门口停着专车。我上车后一打听,说是到学校只需半个小时,我知道到登封就需要2小时,这显然不是塔沟武校的车。我要下车,他们不答应,‘要走,交200块钱’,我说‘哪有这种道理’,他们说‘都这样’。这时来了一个警察给调解了一下,说‘算了,我们不好管,给一百吧。’现在一想,这个警察可能是个假的,是他们一伙的。”

在塔沟武校,有过类似遭遇的学员还有很多很多。这也令塔沟武校十分头疼。上述事件一方面反映了当前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泥沙俱下鱼目混珠,然而也从一个侧面衬托出塔沟武校的不同凡响。

爱你没商量

塔沟武校由“三间茅草房,一片打麦场,学生十几个,教练父子仨”的小小武校发展成一个拥有10万平方米练功场地、3万平方米建筑面积、在全国拥有学员最众的馆校第一大户,自有他独到之处。

塔沟武校现任校长是刘宝山老校长的两个儿子——海钦、海科,兄弟俩一个诙谐精明,一个沉稳持重,一张一弛,配合十分默契,把个武校办得红红火火。

说实话,投奔武校的孩子大都是在家不太好管教的,而这里的学员却是彬彬有礼,极有规矩,并不象其校的名气一样“盛气凌人”,这自然与学校的严格管理分不开,然而学校从校长到教练对学员用情之深、用心之专恐怕是他们吸引学员造就人才的一个重要因素。

学员们说,教练对他们非常好,与他们同吃同住,谁要有点不舒服,哪怕是深更半夜,教练也要带着去看病。

塔沟现在的发展正如日中天,然而收费却比一般武校只低不高,对一些家境非常困难的学员学费减半甚至免费。进入校专业队的学员不仅免费,而且还能享受一定的补助,他们一提起总教练刘海科,都有一肚子的话要说:刘教练对我们太好了。我们生了病,他比家长还着急,他自己一次肝病很厉害,不得不住院治疗。没等一个疗程结束,他又不顾医生劝阻,回校指导我们训练,准备参加比赛。

难忘父老相亲

不仅是武校的学生们,就是当地的群众提起塔沟武校也是赞不绝口。少林人都知道,刘宝山富了,发达了,但他心里始终装着众乡亲:为了孩子们上学有一个好环境,他捐资数万元,新建了塔沟小学教学楼;为了解决少林人吃水难的问题,他自1985年到现在先后耗资110多万元,分别于少室山阴、少溪河畔、五乳峰前共打水井八眼,不仅解决了少林人的吃水问题,而且解决了部分农田的旱时灌溉,为了满足当地人的习武热情,登封人上塔沟武校一律半费。

所有这些,使塔沟武校不仅以“打不垮的铁军”驰名武坛,而且以“仁义之师”誉满武林。塔沟治校无疑是成功的,然而他们如今显赫的名声是经过十分的努力得来的,他们的经验实在值得同道们借鉴。

(本文刊载于1997年《中华武术》杂志)

作者:鲁夫

发表回复